蓝雨的看门兔

只因cp不合的diss看起来好傻=。=

黄泉/谢衣一生真爱大本命。
全职:本命喻文州/王杰希,实力吹鱼庙粉。
魔道:本命蓝曦臣。

唯粉,无固定cp,本命相关杂食可拆,攻受无差。雷三观不正/ooc/恋爱脑,玻璃心不吃BE。

兔控,话唠,欢迎勾搭,对基友不主动提拆逆,但产粮和推荐杂,cp洁癖粉注意避雷。

不约毒唯,特别是叶毒唯/忘羡毒唯
不约cp>角色 / 纸片人>友谊的偏执重度洁癖
今天也在希望男你能滚出单人tag

【王喻王】时间彼端的你

清水,无差。

亲妈HE保证。写个关于爱和梦想的小故事。

杰希生日快乐,第四年啦~


1.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调皮地钻过窗帘缝,爬上男孩的脸颊,他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模糊地呓语两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在醒来的瞬间,喻文州还以为这会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周末早晨。

洗漱完毕,吃过早餐,他和往常一样走进另一个房间。这间屋子四周都放满了大大小小的画,墙角的书桌上堆着各式各样的画具,屋子中间支着画架,让这个小小的空间显得稍有些凌乱。他走到桌前,开始整理今天要用的工具。

“哐当!”隔壁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喻文州跑进卧室,听见衣柜里传来不明的砰砰响声。他警惕地后退,正考虑着找个什么东西防身,衣柜门哗啦一声从里面被拉开了。

他的目光正对上一双冷静的大小眼。

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从容不迫地从衣柜里爬了出来,一边摘掉自己头上顶着的衣物仔细放回去,一边对喻文州说:“抱歉,大概是仪器出了一些故障,不小心落到你家里来了,我不是坏人,请您安心。”


直到喻文州跟这位意外访客在客厅里喝完茶,听完整个事件的梗概,去厨房洗茶杯的时候,还觉得这大概是今天自己起床姿势不对触发的白日梦。

来人自称王杰希,来自五百年后的世界,在一个叫时间研究所的机构工作,今天的例行测试中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他没能在指定的时空降落,而是掉到了喻文州的衣柜里。听到这一句,喻文州正想吐槽什么年代了编故事还要套用老梗,如果能塞得下是不是就出现在抽屉里了,眼前的景象就把他的腹诽给噎了回去。只见王杰希突然抬手示意,说:“抱歉,我先连个线。”紧接着在半空中按了一下,客厅里就突然冒出来一个大活人。那人仿佛没注意到喻文州,一出现就急赤白脸地跟王杰希一通解释,什么“重大失误”“处分”之类的,王杰希一脸严肃地跟来人商讨了一番,过了一会儿,那人又突然一闪,不见了。

“唔,吓到你了?”王杰希看到目瞪口呆的喻文州,这才反应过来,解释道:“这是我们那个时代通讯方式,你可能不太习惯?”喻文州回过神来,这才有点信了自己遇到的也许并不是什么拙劣的玩笑,他有点懵地点了点头,王杰希这才继续往下说:“这是我们那边的技术人员,给我解释了下事情发生的原因,不过具体的还要进一步排查。 ”


度过了一个兵荒马乱的上午,二人都有些累,在家里随便找了点东西充饥。王杰希解释说,虽然初步判断这次事件是人为操作失误,但时间跳跃实验尚处于研究阶段,每次都需要大量的准备,因此自己大概还要在此逗留几个月。虽然王杰希表示想要自己出去找个地方暂住,但喻文州看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模样,实在不太敢放他一个人,就让他在自己的出租屋里先安顿下来,等熟悉情况了再做打算。

饭后王杰希从随身携带的终端调取了这个时代的基本资料开始阅读,喻文州见他看得专心,也定了定心回到自己原本的计划上,开始了今天的绘画练习。

专注创作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等王杰希从背后叫他的时候,喻文州才发现窗外日头已偏西,而自己竟然就这么放心大胆地跟一个来自异世界的陌生人独处了一下午。他扭过头看王杰希,对方应该也是看了一下午的资料,神色有些疲倦,却带着饶有兴致的表情打量他的画作:“这……画的是我吗?”

突然反应过来对方在问什么的喻文州内心小小的窘迫了一番,确实,经历了这么一场奇怪的事件,就想用画笔记录一下,没想到被本人看见了。不过他面上倒是神态自若,礼貌地微笑着答道:“是啊,觉得很有意思就画下来了,喜欢这样的自己吗?”

上面画的正是一只脚还站在衣柜里,在伸手从头上扒拉衣服下来的王杰希。喻文州画功不俗,线条干净利落,用色透出淡淡的温柔,给人感觉很舒服。认真看了半晌,王杰希微微扬起嘴角:“非常的……生动,这幅画真棒。”

喻文州不禁真的笑出声来。


2.

一方面家里的储备粮不多了,另一方面也要带王杰希认识一下外面的世界,顺便采购点生活必需品,喻文州决定今天的晚饭出去解决。

 小区楼下不远就有一小片商圈,他先带着王杰希逛了一圈,让他熟悉一下环境,顺便看看有什么想吃的。走过几家店之后,突然听到身边人问:“这是什么?”抬眼一看,王杰希正指着一家重庆火锅店。

“你喜欢吃辣?”喻文州略有些惊讶,他本来计划着既然还不清楚对方的饮食习惯,就先找家清淡的小炒来吃,没想到这人口味还挺重的。

“辣?没吃过,那是什么?”

“呃……就是一种比较刺激的口味。未来世界连辣椒都没有?”

“辣椒……”王杰希拿出终端,随手点了几下扫了一眼之后回答:“确实没有。我们的食品主要靠合成加工,调味料种类比较固定,这种我没有吃过。”

喻文州觉得有些惊奇,这五百年的代沟果然还是有点大。  他想说没有吃过辣还是不要上来就直接挑战火锅,但是又看王杰希的表情像是有点想尝尝的样子,就还是定了这家。

进了店里,喻文州熟门熟路地领着人坐定点好菜,等锅开的时候他好奇地问起了合成食品的事。王杰希解释说,他们那个时代劳动力比较少,小规模种植业没什么发展,由机器进行大规模农业生产,再将原料直接加工成食物的技术因为经济方便且营养搭配均衡而大行其道,渐渐的随着半合成食品技术的成熟,食物种类越来越多样,就成了日常的食品。

“可是这样不会很没意思吗?”喻文州有点无法想象。

“还好吧,很方便啊。”

说话间,锅底沸腾了,红彤彤的辣油翻滚着,散发出扑鼻的香气,喻文州这才觉得自己这一天都没怎么好好吃一顿,是有点饿了。新手不能指望,他先涮了几片牛肉放在王杰希碟子里示意他吃,自己又接着涮。

没涮几下,突然对面传来克制的抽气声,喻文州心里暗笑果然还是不行,抬起头一看,只见王杰希正泪汪汪地盯着自己面前的碟子猛吸气,眼眶都红了。

不是吧?!

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喻文州赶紧又是递水又是递纸巾。

猛灌了一大杯凉水又缓了半天,王杰希才终于能开口说话了。

他擦着眼泪,认真地评价说:“挺好吃的。”

喻文州:……

幸好有先见之明,点的是个鸳鸯锅,喻文州开始往菌菇汤底的小锅里放菜。王杰希吃了一会儿,却又觉得不满足,情不自禁地就要把清汤锅捞出来的食物拿到红汤里泡上一回,然后一次又一次被辣得停下来喘气。

火锅这穿越时空的魅力搞得喻文州有点无奈,他叫来服务员,点了一瓶解辣的豆奶,又给王杰希加了一碗红糖冰粉,叮嘱他不要吃太多辣的免得一下子刺激狠了胃不舒服,然后就随他自己发挥了。

一顿饭吃得荡气回肠,王杰希闷头不说话斯斯文文地吃着,却不知不觉清空了锅里的食物,外加一大碗冰粉大半瓶豆奶,站起来之后觉得自己迫切需要消消食。

两人在夜幕降临的街道上慢悠悠地走着,准备散散步去另一头的超市里采购一些生活用品,在路上,王杰希真诚地表示了火锅这种东西,确实是比合成食品好吃许多,完全值得为它牺牲一些便利。

“是啊,我大吃货国的美食文化博大精深,怎么到你们那里竟然会失传了呢?”喻文州笑。

“我们那时候的人……跟你们不太一样。”王杰希说。

“哦?未来新人类?有特异功能么?”喻文州突发奇想道。

“不是……”王杰希也不知道怎么描述,“大概是……没有那么大的兴致折腾吧?”


采购完回到家已经不早,喻文州把客厅收拾了一下,折叠沙发展开来铺成一张小床给王杰希睡,整理好后回到屋里写起了实验报告。

写了一会儿,王杰希过来敲门,问他淋浴怎么使用。

喻文州去浴室教他开了花洒,想想觉得哪里不对,就问他:“那你会用牙刷和剃须刀吗?”

“我下午看了资料,上面有全息投影动态教程……”

“……莫非你们那个时代个人卫生也靠机器人?”

“差不多吧,”王杰希一脸理所当然地答道:“在清洁间里站着就会自动打理好了。”

喻文州有点不忍脑补对方脱得精光站在一个小房间里被各种机械臂上下其手的场景。

王杰希似乎没有注意到喻文州的脑洞已经开到天边,礼貌地感谢了他的帮忙并请他继续回去工作。喻文州想想还是不放心那个所谓教程,干脆直接拿起自己的牙刷给他真人演示了一遍。


3.

两个人一起生活的日子就这么开始了。

除了开始几天有很多常识性的问题带来一些小麻烦,相处倒是意外的很和谐,对此喻文州有点惊讶。喻文州性格随和,和同学们关系都很好,却并不是特别热衷社交的人,相对来说他更喜欢独处的私人空间,但和王杰希同住一个屋檐下却并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大概是因为对方也是个很注重私人空间的人吧。王杰希除了真的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不会轻易打扰他,但是两个人在一起也不会觉得沉闷,即使隔着几百年的代沟也依然能聊得投机。

喻文州开始有些庆幸这场奇妙的相遇了,对他来说,一个人从早到晚忙忙碌碌的日子,即使是有着明确奋斗目标也着实有些辛苦,能多一个陪伴却不打扰的伙伴,还是很开心的。

喻文州是附近那所著名医学院校的学生,像每个医学生一样,他有背不完的书,写不完的作业。

而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比这些都更加沉甸甸的梦想,藏在他那间简陋的小画室里。

他近乎苛刻地约束着自己的作息,压榨着自己每一分的时间和精力在实验室和画室之间来回奔忙,几乎顾不上家里的新房客。王杰希倒是也非常独立,自从他捣鼓出了连接这个时代互联网的方法,就在家埋头研究各路信息,最近他意识到货币紧缺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正在忙着给自己寻找一份短工。


“你不是学艺术的,”某天王杰希坐在书桌边翻着他砖头一样的生理学教材,有点好奇地问道:“为什么一直在画画?”

喻文州一边赶着论文一边摇头笑:“循规蹈矩地按照大家的期待考上了理想的大学,才突然发现自己的兴趣其实在别处,你说可怎么办才好?”

王杰希微蹙眉头想了想,老实回答道:“我不知道。我们的职业都是设定好的。”

“职业都不需要自己选?”喻文州停下手上的动作,挑眉看他。

“我们从入学开始就会被系统评估性格和天赋,然后分配合适的课程进行学习,完成全部学业之后就直接上岗了。”

“那如果突然对其他产生了兴趣可以转行吗?”

“兴趣啊……唔,被安排的行业一般都和能力匹配的,做起来比较顺手,而且各行各业的收入其实差距并不大,社会福利也很好,一般没有人会考虑去换个方向发展。”

喻文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撇了撇嘴绕回原话题:“那你大概会觉得我这样挺奇怪的,就是突然喜欢上画画啦,我想试一试能不能考到我喜欢的老师门下去——喏,就是这位。”喻文州指了指桌上翻开的一本画集说。 

王杰希把手上的书放下,换了那本画集,一边翻看一边随口接话:“我觉得你的画很好,比这个好看。”

“这么爱我啊。”喻文州噗嗤一笑。


王杰希后来给自己找了个在超市做产品宣传的兼职,喻文州听了之后哭笑不得,看王杰希的样子,应该在他们那个研究所里是个项目负责人之类的,多半在某个学术领域小有建树,居然找个这么没含金量的工作。不过想来,他那些知识,在几百年前的世界也确实不是随便就能找到合适的岗位。

喻文州试图劝说他不用去工作,反正自己手头宽裕,这几个月多一个人的日常开销也不算很大的负担,但王杰希坚持不肯一直用他的钱,他只好作罢。从此下课后去超市买东西,时不时就会在不知道什么角落偶遇王杰希,有时候穿个画着奶牛的围裙面无表情地给他递试吃酸奶,有时候又头戴小爱心饰品站在货架边给他发小包装巧克力,甚至有一次喻文州走着走着,被迎面而来的一只熊拍了一下,然后听到布偶装里传来闷声闷气的熟悉招呼声。


4.

最近几天喻文州好像很沉默,在家的时间连房间都不怎么出,超市更是没见他来。王杰希一边整理着货架上的牛奶一边想,盘算着家里还剩多少存粮,最后买了一盒打折的牛奶带回去。

踏进家门的时候,王杰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在画画的喻文州。

房门没有关,暖橙色的夕阳从窗口照进来,绚烂的光彩从窗沿一直流淌到王杰希脚边。而喻文州就坐在这道光的里面,短短的头发被阳光镀出一层绒绒的金边,修长的手指在纸间轻轻地跃动着,整个人都像在发光。

他不禁放轻了动作静静驻足。

喻文州停下了画笔,凝神注视面前的画纸。半晌,他叹了口气,伸出手去。

“嗤啦——”一声轻响撕裂了静谧的空气,飞扬的细碎纸屑舞动在阳光里。

“文州……”王杰希开口唤道。

喻文州闻声转过头,掩不住疲惫的脸上挂起微笑,招呼道:“杰希回来啦,一会儿就做饭。”

“你怎么了?”王杰希放下手里的袋子,走进喻文州的画室,这才发现地板上已经丢满了废稿。他弯腰捡起刚刚被撕掉的那半张,小心翼翼地展平,被上面明艳的色块闪得一晃神。

“已经完成这么多了……怎么就撕了?”王杰希慢慢摩挲着手里的半截画纸,轻声问着。

“让你见笑了,”喻文州苦笑着摇摇头:“画得不好,这几天一直在练这一张图,怎么画感觉都不对,我基础到底是差了些。”

看着他脸上勉强的笑容,王杰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从前他并不了解懂梦想的意义 ,在他生活的世界里,只要担下自己那部分责任去为之努力就好。在自己的岗位上,王杰希一直兢兢业业,把任务完成得比谁都要圆满出色,但唯独从未想过跳出这桎梏,去追求些属于自己的东西。

而眼前这个人,他追逐的姿态,是如此艰辛,却又如此让人目眩神迷。

“你的画很美。”他再一次重复这句。

“虽然我也对自己的水平很有信心,你总是这么夸我,还是要不好意思的啊。”喻文州这次露出了一个算是有些真心实意的笑来。

王杰希看着他笑得弯弯的眼睛,突然开口:“家里都没吃的了吧?今天发工资,请你吃饭。”


王杰希选的是一家烤肉店。他对那些精致优雅的食物似乎没什么太大好感,每次出去吃饭总喜欢选这种特别热闹的铺子,什么大排档火锅店小龙虾之类的,要不是两人作息都比较规律,估计还会想去尝试一下深夜烧烤摊。

“在这样有烟火气的地方吃东西最有意思,吵吵闹闹的,心情也会变好。”王杰希翻动着滋滋冒油的五花肉,一边把它剪成小块放进喻文州的盘子里,一边满足地感叹。

喻文州是南方人,吃得讲究,厨艺也好。这些日子王杰希跟着他恶补了不少吃食,俨然有晋级新任吃货的倾向,最近已经开始惦记涉足喻文州的厨房了。

喻文州也乐得坐享其成,一边夹着烤好的肉吃一边随手科普着调制蘸料的小技巧。这几天过得颇为辛苦,确实应该犒劳自己一下。

王杰希说得倒也挺有道理的,喻文州嚼着鲜嫩多汁的烤牛舌想,天大的郁闷也敌不过一顿好饭啊。


天气渐渐转凉。期末将近,喻文州愈发忙了起来。一方面课业变得繁重,另一方面,他一直在筹备的个人画作集这边的工作也不能耽误,再加上还被安排了在实验室的学习实践项目,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

王杰希晚班回来,发现房间里的灯还亮着,却没什么动静。凑近一看,喻文州趴在写了半本的实验报告册上,睡得正熟。

惨白明亮的灯光下,能看见他眼底隐隐泛起的青色,并不宽阔的背随着呼吸平稳地起伏着。王杰希刚要伸手推他,见到此景动作又顿了顿,改为弯腰抱起他,向床边走去。

大概是太累了,直到被转移到床上,喻文州也只是呢喃几句,并没有醒来。


第二天早晨在饭桌上相遇的时候,喻文州神情颇有点不自然,嘴上却还要开玩笑说王杰希真是贴心,简直是自己捡回来的田螺哥哥。

王杰希现在已经习惯了他私底下的突然脱线,不搭理他,啃着咸菜就说起了正事:“你们实验室是不是缺人手?我去帮忙吧。”

众所周知,大学生的学习实践,其实一大半时间都是被当做苦力用的,喻文州被分配到的是饲养实验动物的任务,每天下了课还要跑去动物房,尽心尽力地给几百只老鼠兔子做铲屎官,说多都是泪。

“别啊,说你田螺哥哥你还真认了啊,动物房又脏又乱的,没接触过的人可受不了的。”喻文州赶紧阻止他。

“动物么?”王杰希露出好奇的神色:“说起来,我们那边都没有人会养宠物什么的,我还真没怎么接触过动物,正好让我去长长见识。”

饶是一向与人相处起来游刃有余的喻文州,也被这种理由噎得一口包子卡在喉咙口,无话可说。


“你真的没见过兔子?”本来以为王杰希只是想帮自己分担工作量随便找的借口,没想到好像这人说的话真没掺假。喻文州捧着一碗兔粮一边添,一边回头看站在一旁神色淡淡的抓着个白兔摸来摸去的王杰希。

“没有啊,我骗你做什么。”王杰希撸了一会儿兔,终于依依不舍地放下,开始换垫料,目光却还时不时扫向那个白毛球两眼。

本来是拗不过他只好带来实验室玩一玩的,既然他真的挺喜欢小动物,喻文州也没必要阻止了,再加上最近是真的忙不过来,多个人帮忙确实多点助力,喻文州心里十分感激,盘算着这阵子忙完之后,给他再做点新菜色答谢一下。


5.

忙碌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在把大家都折磨得脱了层皮之后,期末考试终于圆满结束了。寒假如期而至,王杰希的研究所那边却迟迟没有消息。

“难得来‘古代’旅游一次,该好好体验一把风土人情,跟我回家过年吧,就说是留校的同学。”喻文州于是拍板。

喻文州家在城里,春节倒也没有那么多讲究,无非家人团聚热闹热闹,即使这样,王杰希也觉得很是新鲜。

向喻文州感叹过年的热闹的时候,对方的小表妹正窝在他腿上撒娇打滚,搞得没经历过这阵仗的王杰希颇有点不自然。他生怕把孩子摔了,动作都有点僵硬,但另一方面心里又忍不住觉得可爱,于是用胳膊小心翼翼地揽着小姑娘,嘴角噙着笑意听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啧,你一来就把我妹妹都抢去了。”喻文州笑嘻嘻地酸他,周围的亲戚听了这话也都笑作一团,纷纷笑称文州带回来的这个俊俏小哥有孩子缘。

被大家闹了一场,王杰希反而不那么拘谨了,也跟大家闲聊了几句,他言语举止礼貌得体,颇得长辈们喜爱,气氛倒是十分融洽。

年夜饭后,大家聚在电视前看春晚聊天,喻文州看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就拉着王杰希出去逛。小区附近有个公园,每逢年节都会举办小型的灯会,大年三十的晚上也是热闹的很,不少小摊贩也顾不上回家团年,摆摊卖着小吃食小玩意,生意一片红火。

一路布置的彩灯令人目不暇接,时不时有孩童欢笑打闹着从身边跑过,惹得两人面上也染上了笑意。王杰希还惦记着家里的小朋友,路过小摊贩的时候总是忍不住要买点小玩具糖葫芦什么的准备给她带回去,不知不觉倒是抓了满手的宝贝。

“给你。”突然有人在耳边说道。

他回过头,看见喻文州举着个兔子灯,笑眯眯地望着他。

“啊,我刚才还想说买个灯呢,妹妹喜欢兔子?”王杰希伸手接过。

“她不喜欢兔子啊,比较喜欢老虎。”

“啊?”

“所以给她买了老虎灯,”喻文州这才举起另一只手上的东西给他看:“这个是送你的。”

“……我多大人了要什么花灯,一起送你妹妹去。”王杰希大囧,就要把兔子灯塞回去。

“别啊,你不是挺喜欢兔子么,我看你也没玩过花灯的样子才买来送你的,怎么,你嫌弃啊?”喻文州不肯接,明明先动手逗人的倒先装起了委屈,眼底却还分明透着戏谑的笑意。

王杰希闻言摇摇头,嘟囔了声“谢谢”,倒也不再挣扎,提着跟周围小朋友们同款的兔子灯慢悠悠地接着往前走去。

偌大一个公园逛下来,随手买的礼物都多到快拿不下了,喻文州帮他分担了一些,王杰希一手拿着剩下的,另一手还提着他收到的兔子灯往回走。

“你这么喜欢孩子啊……”喻文州忍不住吐槽:“是不是在那边也有个妹妹啊,这么宠我妹,我都快觉得自己是个假哥了。”

“没有……”王杰希看着明晃晃的兔子灯随着自己的步伐一摇一摆,慢悠悠地开口解释:“我们其实没有你们这个时代意义上的家庭概念,因为生育率越来越低,各种鼓励措施都收效甚微,最后干脆直接‘造人’了——你可以勉强理解成你们那种试管婴儿的升级版,然后由国家来培养,我就属于这种。当然传统家庭也还是有,不过基本上也是国家负责培养,和父母也没有那么亲密。”

喻文州沉默了片刻才转过身来,仿佛不经意似的拉住王杰希的提着灯的手,脸上仍然挂着令人熟悉的温暖笑意,轻声应道:“等元宵灯会,再给你买一只大兔子。”


6.

年后,王杰希和研究所那边的联系开始逐渐频繁起来,有时候半个下午都关在屋里远程会议,喻文州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但心里隐隐有了不安的猜想。


这是许多日子以来难得的一个空闲午后,是个如二人初遇那天一般的大晴天。王杰希没什么事做,懒洋洋地倚靠在书桌边晒太阳,修长的指间还摆弄着一把小刀,有一搭没一搭地替喻文州削着铅笔。

喻文州安安静静地坐在他对面的画板前,几次提笔又放下,终于惹得王杰希抬头看他。

“杰希……”喻文州神色看起来莫名有些恹恹,终于低声开了口:“我替你画张像吧。”

谁也不愿意开口打破这宁谧的气氛,一室灿烂的阳光里,只有笔触摩擦画纸的声音温柔地响着,唰,唰。

太阳快要沉下去的时候,喻文州放下了笔。

面前的画纸上,是沐浴着阳光对他微笑的王杰希的侧脸。明明这个人大多数时候不苟言笑,喻文州画出来的,还是他笑起来的样子

“杰希,”喻文州盯着画纸,出声问道:“你要走了吗?”

“我还在安排。”王杰希答道。

不等喻文州接话,他又想起了什么,说:“对了,这些日子一直承蒙你照顾,我也没能帮上你什么忙,这东西还有点小用处,趁着没被收回去,要不要试试?”他抬抬手,示意自己手腕上戴着的终端:“可以帮你预言一次未来,不过它功能有限,预言的时间不能跨度太大,也不能问太复杂的或者违反条例的问题。”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尚且年轻的喻文州心里泛起的波澜甚至一时之间盖过了压在心底的小小情愫,那个瞬间他几乎就想开口,真的去问一问,自己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能不能被心仪的导师认可,走上自己渴望的道路?而在更漫长的未来里,又能在这条路上走多久,走多远?终点处究竟是荆棘还是宝石,而他怀揣的梦想与才华一路追寻,又会指向怎样的结局?

他的目光散乱了片刻,又在对上王杰希沉静的双眼时慢慢沉下来。

他沉默了很久很久,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渐渐露出颇为怀念的神色,最终,神情变回一贯的笃定而安然的样子。

他缓缓开了口,问的却是:“我想知道,未来还能再见到你吗?”

王杰希显得有些惊讶,不知道是因为他提的问题,还是因为没有问出口的问题:“不想知道画画的事情吗?”

“不了。你一直说我画得好,我信你。”

王杰希突然笑了,认识那么久,喻文州好像还没见他露出如此灿烂的笑容过。

他站起身,逆着金色的夕阳走过来,伸出手揽住喻文州:“那你的问题也白问了,我会留下。”

他笑着望进喻文州突然亮起来的眼睛深处,补充道:“陪你看未来的样子。”

喻文州慢慢地扬起嘴角,闭上了双眼。

一个羽毛般的轻柔的吻落在他的唇上。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