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雨的看门兔

只因cp不合的diss看起来好傻=。=

黄泉/谢衣一生真爱大本命。
全职:本命喻文州/王杰希,实力吹鱼庙粉。
魔道:本命蓝曦臣。

唯粉,无固定cp,本命相关杂食可拆,攻受无差。雷三观不正/ooc/恋爱脑,玻璃心不吃BE。

兔控,话唠,欢迎勾搭,对基友不主动提拆逆,但产粮和推荐杂,cp洁癖粉注意避雷。

不约毒唯,特别是叶毒唯/忘羡毒唯
不约cp>角色 / 纸片人>友谊的偏执重度洁癖
今天也在希望男你能滚出单人tag

【瑶羽】我的星星

CP是金光瑶X莫玄羽,在冷cp之路上越走越远的我……

大概是个下辈子的故事,亲妈HE保证。


那是个下着倾盆大雨的盛夏傍晚。金光瑶单手夹着包,另一手举着伞,有些狼狈地往家赶的时候,在路边见到了他。

一个身形瘦小的男孩子,衣服早已脏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湿透的长发乱糟糟地盖在脸上——他正在一家饭店门口的垃圾桶里执着地翻找,似乎根本没有在意到劈头盖脸砸下的雨水,翻出的污物染了他满身,把他整个人弄得更加肮脏不堪。路人纷纷绕开他,生怕被他丢出来的垃圾碰到,金光瑶却是猛地呆住了。

瞬间脑内涌入无数混杂在一起的画面,搅得他眼前阵阵晕眩,还没等他想明白前因后果,口中已是忍不住唤出了声:“小羽……”

那男孩的动作突然停住了。他直起身子扭过头,被掩盖在滴着泥水的乱发下的一双失神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过来。金光瑶眼睁睁看着那双满是迷茫的漂亮眼睛里猛地爆发出耀眼的光彩,却又瞬间破碎散乱,化作惊慌无措。那孩子脏兮兮的脸上流露出几分不太自然的胆怯神色,哆哆嗦嗦地就往垃圾桶后面躲。

“你……别怕……”金光瑶回过神来,压下脑内纷乱的的记忆,强自镇定地小心靠过去,不料对方突然身体剧烈地摇摆起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不待金光瑶再做什么反应,竟是双眼一翻直直地倒了下去。吓得金光瑶径直丢了伞,顾不得那满身的污泥,一把接住了他。


天色渐暗,日光灯冰冷的光线打下来,映得病床上少年脸色如身下的床单一般惨白,经过简单的清洁后,少年藏在重重污垢下的脸终于露出了真面目。男孩身形瘦弱,看起来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清秀的五官尚未完全脱去稚气,眉宇间却带着化不开的忧郁。金光瑶疲惫地坐在病床前,怔怔地望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陷入了沉思。

金光瑶自记事起便无父无母,在孤儿院长大,虽说日子过得清苦,却也算一路顺遂,按部就班地完成了学业,谋了份教职为生。二十几年来,他一直过着平淡的普通人生活,从未想过自己身上会发生什么奇异的事情——直到遇见眼前这个人。

他努力压下心头的烦躁,耐着性子整理起脑内纠缠成一团的记忆,聂明玦、蓝曦臣、秦愫、金光善……一张张神色各异的脸在他眼前一一闪过,有暴怒的、哀恸的、得意的……最后都定格在眼前这苍白忧郁的面庞上。

“莫玄羽……”喃喃地念着这个出现在记忆里的名字,仿佛是打开了记忆深处的一扇大门,金光瑶回忆起眼前男孩许多不同的模样来,二人初见时他胆怯又羞涩的样子,和自己在一起的日子里笑得灿烂的样子,被赶下金麟台时满脸泪痕绝望的样子……明明不是自己身上发生的故事,一幅幅画面却如此清晰。

他仍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自己像是在这普通的一个日子里穿越进一场大梦,而墙上挂钟单调的声响,针管里的药水规律滴下的动静,却都悄悄提醒着他仍在现世的事实。这些到底是什么?是真的存在所谓前世的记忆,还是仅仅是过于劳累后的一场幻觉?他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不管怎么说,这件蹊跷的事他于情于理都不能不管,先等人醒来询问一番再说吧,若真的是谁家走失的孩子,把他交给警方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然后自己……要不抽空去看看心理医生吧。

大瓶的药水已经去掉一半,床上的人依然没有醒转的迹象,金光瑶靠在椅背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寂静的病房里奇怪的响动将他惊醒。抬眼望去,只见莫玄羽不知何时已经睁开双眼,脸色铁青,表情狰狞,大幅度颤抖着的身子带着床架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抖得不像话的手正试图去拽另一只胳膊上插着的针头。

“别动!”金光瑶大惊,伸手抓住对方那只不安分的手,把对方吓得一震,整个人都僵住了。金光瑶紧张地检查完针头,确认无恙之后才注意到自己握着的手臂上肌肉不自然的僵硬,这才意识到自己情急之下嗓音过大。“对不起……吓着你了,”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拍抚少年紧绷的后背:“别乱动这个,有点痛,坚持一下病才能好得快。”

安慰了好半天才终于劝得人放松了身体躺下了,金光瑶站起身子,准备去叫护士来看看。刚起身,就觉得衣角被什么抓住了,他疑惑地回头,只见莫玄羽怯生生地用还扎着针头的手勾着他的衣摆,手指纠结成一团,像是不敢用力抓又不舍得放,挣扎间血液倒流回输液管里,一片扎眼的鲜红色,而对方茫然的眼睛里,不知何时起,无声地滚下成串的泪珠来。

瞬间,金光瑶的心口像是被什么重物狠狠地捶了一下,明明素不相识,这迷茫无措的眼神却像是什么有形之物拉扯着他的五脏六腑,痛得他几乎站不稳身子。从头到尾莫玄羽都没有说过一个字,他却莫名地读懂了他的情绪。于是金光瑶坐回了床沿,主动伸手抱住了对方,感受着瘦小的身体在自己怀里轻轻地不断颤抖着,他不自觉地放柔了声音劝慰着:“别怕,我不走,就在这陪你……”

两个人就维持着这样的姿势静静坐着,直到金光瑶胸口的衣服被眼泪打湿了一片,而莫玄羽又再度沉沉睡去。金光瑶轻手轻脚地让他回床上躺好,此刻,内心不受控制的情绪波动已经让他明白,无论自己与这孩子之间是怎样的因果,他都绝对无法心安理得地放下这个人不管了,虽然,这大概是一贯理智的自己这辈子做过最不冷静的一件事了。

大概是因为剩下的时间里,金光瑶没再做出什么要离开的表示,男孩虽然还是有些紧张,但还算安静。漫长的一夜过去,莫玄羽醒来后精神好了些,金光瑶便又尝试了几次跟他交流,对方依然肯不说话,只在被叫起名字的时候有些反应,被带去体检的时候也一路很听话,但坚决不肯离开金光瑶身边半步。金光瑶拿他没办法,只能先把他带回了家。

这一夜,金光瑶彻夜未眠,大致推测出了目前的情况。虽然自己几十年来一直是一个无神论者,这前后种种迹象也让他不得不接受记忆中这些也许就是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事这个事实。

在那段往事里,金光瑶的一生辜负了太多人。回想起来,那时的他分明是幸运的,虽然一生历尽坎坷,至少身边有那么多真心地爱着他的人,但他却偏偏在无谓的执念里越陷越深,最终把自己连同生命中所有重要的人,都卷入一个再也解不开的死局里,而莫玄羽,正是在这条鲜血淋漓的道路上赔进了整个人生的牺牲品。如今,金光瑶站在若即若离的旁观者角度回望自己曾经历的一生,只是不胜唏嘘,竟不知当时的自己,是真的被对权力的执念蒙蔽了双眼,还是仅仅因为手上沾满的至爱之人的鲜血太多,反而被这份太过沉重的罪孽压得再也无法回头,仿佛若不踏上自己苦苦追求的巅峰王座,就无法对亲手葬送掉的所有本可以属于自己的幸福做出一个交代。

而此刻,他轻轻回握了一下一直紧紧攥着自己手心的小手,像是抓住了上天额外馈赠的珍宝。


恰逢暑假,休假在家的金光瑶得以专心陪着捡回来的男孩。最初的几天,莫玄羽一直显得格外不安,晚上一定要粘着人一起睡,半夜还总是惊醒。就算是白天,只要人稍微离开视线范围就慌得不行,又没法开口说,只会蜷缩在墙角悄悄地哭。一开始金光瑶也没习惯,有时候等注意到他不在身边已经过了好半天,再找回去的时候,孩子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哭一边呕,半天也哄不好,就这么折腾得又病了一场。

这么闹腾了一阵子,金光瑶没觉得不耐烦,反倒心底愈发酸涩起来。背负着完整的记忆,他多少能理解从见面到现在男孩各种奇怪反应的含义。前世在二人相处得最美好的时光里,是他毫不留恋地将对方弃如敝屣。在当时的他眼里,儿女私情算不得什么事,好聚好散一场,如此放对方一条生路已是仁至义尽,却没想到正是自己的不闻不问,以如此残忍的方式摧毁了对方的一生。现在的莫玄羽这样下意识地如此害怕被抛下,也是前世自己的无情种下的因果吧。

好在此后的日子里,金光瑶就特别留心关注起了莫玄羽的动向,加之二人之间始终存在着微妙的感情联系,有金光瑶在身边,少年的情绪就会慢慢稳定下来。这样一段日子下来,莫玄羽的情况也有了好转,不再那么脆弱敏感了,只是依然对金光瑶非常依恋,并且始终没有开口说话。

对这种古怪的脾气,金光瑶带他去看过医生,也没查出个所以然,只能归为性格过于内向。最后他猜测,前世莫玄羽最后以那种惨烈的方式献祭了自己的生命,加之在金麟台短暂的几年他并没有把献舍禁术学个完全,多半是献舍过程中魂魄受到了损伤。只是这些就不是现代医学能够涉足的领域了。


天气渐凉,一眨眼就要到九月了。这半个月来,金光瑶一直对怎么处置莫玄羽犹豫不决。经历过之前那些事,显然根本不用考虑把他送走,不用说莫玄羽不可能愿意,就是他自己也断然舍不得。于是他试探着问过几次对方,能不能在自己上班的日子里好好一个人在家待着。

第一次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许久没有哭过的少年猛地抬起头,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吓得他赶紧温声安抚,好几天没敢再提这事。但是眼看开学日子将近,他思考再三,还是又委婉地提了提,在他再三保证会做好对方喜欢的食物再走,并且上完课就立刻赶回来之后,莫玄羽终于勉强点头答应了。只是那之后的几天,少年的情绪明显低落下来,虽然表面上依然与平时无异——金光瑶无奈地发现自己正在变成一个越来越精密的情绪感应雷达,那张脸明明一直都维持着一个僵硬的淡漠神情,他却硬是能从中读出细微的喜怒哀乐来。可是再于心不忍也没办法,要养家糊口啊!家里多了个小祖宗要养着,不上班怎么行。怀着这份愧疚的心情,金光瑶这些日子变得更加体贴入微,跟前跟后嘘寒问暖,光是不要随便碰煤气灶就前前后后嘱咐了几十遍,跟个老妈子似的,简直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了。

开学的第一天,金光瑶早早起来把饭都做好,又把水电煤气门窗都仔仔细细检查了好几遍,才千叮咛万嘱咐的出门了。然而,这次他高估了家里的少年对自己的影响力,从出门的那一刻起,他就开始心神不宁,在校车上就一路胡思乱想着,他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房子里会不会怕?会不会哭?要是物业的人来敲门吓着他怎么办?要是打碎东西割破了手怎么办?尽管在相遇之前,莫玄羽已经独自度过了十几年的人生,也还是活着好好的到了他的面前,但这确实是自己带他回家后,两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分开。

上午的前两节课,金光瑶发挥得一塌糊涂,课间甚至被前排相熟的学生关心了是不是身体不适。这份心急如焚的情绪于他而言是陌生的,或许是成长经历相关,或许是天性使然,金光瑶一直都是淡淡的性子,与人为善却又在骨子里保留着一份不易察觉的疏离,对谁都很亲切,又对谁都不曾上心。如此热烈的牵挂让他心生恐慌却又暗自欣喜,仿佛怀里揣着个毛茸茸的小兔子,柔软脆弱得让人害怕,却又让整个心都是暖着的,觉得整个生命都变得有了色彩起来。

最终他还是在坚持完第二节课后请了假。他几乎一路从车站跑回家,打开家门的瞬间,气还没喘匀就急急唤起少年的名字,而回应他的,是卧室里传来重物落地的响动。

他吓得几乎是踉跄着冲进屋里,映入眼帘的是已经变得一团糟的屋子,早晨还收拾整洁的房间里,各种物件被人暴躁地扔得满地都是,床脚边的一团被子里,裹着他牵肠挂肚一上午的少年。莫玄羽哭得满脸通红,大概是从床上摔下来被棉被绊住了手脚,此刻颤抖着身子手忙脚乱地想向他爬过来,却因为哭得脱力一时动惮不得。

此刻金光瑶只觉得心都要碎了,顾不得一地狼藉,冲上去隔着被子一把抱住他,哑着嗓子哽咽道:“小羽,我错了,下次不走了,永远都不会走了……乖,别哭了……”莫玄羽愣了一瞬,这才好像从什么幻象中回过神来,纤细的手腕瞬间爆发出的力量,紧紧地回抱住他,让人呼吸都有些困难。而金光瑶毫无所觉,只自顾自地边说边轻轻吻着少年的额头、眼角和脸颊,像是要把泪水都从这张脸上不留痕迹地抹去一般。

二人的情绪都用了许久才平息下来。午饭后,哭累了的莫玄羽睡下了,金光瑶坐在床边守着他,一只手还被床上的人执拗地牵着,睡着了也不肯松开。这孩子如此的依恋自己,让金光瑶心里五味杂陈,又是甜蜜又是心疼又是苦恼。他担忧着莫玄羽这样无法独立地过正常人的生活,但回想起上辈子他是怎样以一种耻辱的姿态被赶离了自己身边,而当时明明还爱着对方的自己又是怎样一种漠然的放任态度,就心痛得不能自已,他甚至不敢去深想莫玄羽最后的结局,那些能根据前因后果推断出的惨烈事实,他光是想想就觉得无法承受。

就这样好了,最后他默默对自己说,他若是真的无法离开我半步,我就永远陪在他身边,这是我欠他的时光,就用这一辈子的陪伴来偿还好了。


最终金光瑶决定了带莫玄羽一起去上班。反正大学的课堂,多一个人少一个人根本没人管,而且让他多接触接触其他人,对他也有好处。

刚开始一下子走进那么多人的环境还是有些波折,虽然金光瑶一直格外关照着,第一天课间的时候,莫玄羽还是被上前找他搭讪的同学吓了好大一跳。金光瑶急忙上前替他解了围,哄了几句,看他脸色还是不好就想带他出去透透气,结果刚走到院子里,少年就小脸一白,哇的一声把早饭吐了他一身。

虽然这种精神紧张引起的呕吐也不是第一次了,金光瑶还是心疼得不行,回家的路上甚至考虑起了要不要跟学校协调先请一学期长假,在家接一点文字工作糊口,后面再做打算。倒是莫玄羽很懂事,虽然没办法控制自己激烈的情绪反应,还是催着他正常带自己去上班。于是金光瑶又紧张兮兮地灌输了好几天“老师同学们都是对你没有恶意的”“不管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一抬头就能看到我在讲台上,肯定不会走的”之类的东西,才很不放心地又带他去了学校。大概是“他一直在最显眼的地方”这个讯息确实起了安抚作用,少年虽然还是比平时拘谨了些,终于情绪不再有什么大的起伏了,甚至这样的日子持续久了,还可以感受到他听课的时候专注之下那种平淡的欣喜。

无论在哪一段相处中,莫玄羽都一直把自己当做像是太阳一般的存在,尊敬着也爱着。授课间目光对上他专注的明亮眼神,金光瑶瞬间有些恍惚了。他突然回忆起前世年少共赴学堂的那些日子,自己邻桌的这位小小少年不如自己老成稳重,眼神里总是闪着顽皮的灵动光彩,他会在课堂上轻轻戳自己的胳膊,小声说:“瑶哥,这老先生的课好无聊呐,若是换你上去讲学,我定会学得比现在好上许多!”然后在金光瑶甩过来的责备眼神中默默噤声,一脸无趣地扭头坐好,听着听着却又不自觉地趴下打起了盹。课后,他又会缠着金光瑶要他给自己补习,念叨着现在得好好学本事,长大以后瑶哥做了家主,自己就要好好辅佐他打理金家,不让他一个人辛苦……

往事不可追,当事人也全都早已作古,带着那些爱过和悔恨过的情绪一同随风飘散。或许是上天垂怜,那时少年明朗的笑容,此刻他依然能在记忆里清晰地找到。金光瑶看着讲台下的少年,心底涌动着温柔的情绪,只觉得这张面无表情的脸,却是比夏末的阳光还更让人觉得温暖。


时光就这样平静的过去,好像眨眼间天气就凉了。金光瑶开始着手给莫玄羽添置冬天的衣物。听闻秋冬是进补的好时候,他又惦记着着这孩子精神一紧张就会反胃的毛病,闲暇时找了些食疗的方子回来研究起来。这几个月下来,莫玄羽精神状态明显好了很多,二人的交流也顺畅多了,虽然一直都没有交谈过,但是似乎冥冥中有什么联系,让他们不用说话就能心意相通。莫玄羽知道这些日子金光瑶都是在为他忙碌,做饭的时候也主动跑来帮忙打打下手,这样的日子过着过着,倒是有了几分家的味道了。

冬去春又来。学校的同学老师都知道了金老师会带着个乖巧内向的亲戚家的孩子来上班。这些日子以来,莫玄羽渐渐多了些表情,虽然还是淡淡的难以察觉,但是有时候金光瑶讲课讲到精彩处低下头看向对方,总觉得他的嘴角分明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而金光瑶自己,也时不时被相熟的同事打趣说,金老师这朵高岭之花越来越有人间烟火气了。确实,也许是照顾人照顾得久了,染上了人情味,就算和莫玄羽之外的人相处,也比过去多了几分轻松和从容的感觉,一直独来独往的他,身边也开始有了可以真心相交的朋友。

莫玄羽的到来,仿佛是天上的星星闯入了凡间,他们带给彼此的生活潜移默化的改变,而无论对谁而言,一切都在越变越好。


一个晴朗的春日午后,二人依偎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过了一会儿,莫玄羽像是有些渴了,金光瑶让便让他先玩着,自己去厨房切水果。刚切了一半,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低低的痛叫声,他吓得拿刀的手一抖,不小心在手指上划了一道血口子,也顾不上管伤口,放下刀就跑出厨房察看。莫玄羽大概是玩的时候碰到了茶几上的东西砸到了脚,正低头揉着脚趾,听到他的动静,带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淡淡笑意抬起头来,却在看清眼前的景象之后突然大惊失色,光着脚就冲了过来。

“这……怎么了……小羽?!”金光瑶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瞬间变了脸色,眼眶通红地冲过来握住自己手的少年,一时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少年憋得满脸通红,只一个劲儿地摸着他那只手,像是想揉一揉吹一吹,却又怕弄疼了他似的手足无措。金光瑶这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刚想宽慰几句说自己没事,却听那少年用干涩的声音缓缓吐出几个不成句的字节:“瑶……血……”含糊地念叨了一半便再也忍不住,腿一软坐倒在地上,抱着他的手哇哇大哭起来。

金光瑶瞬间呆在原地。

“小羽……”半晌他才找回自己颤抖的声音:“宝贝,你会说话了?不哭……我不疼……你,你再说两句,好不好?”他顺势跪坐到地板上,平视着莫玄羽,轻声细语地安慰鼓励着他。

“……瑶……哥……疼……”少年抽噎着,又反复念叨起这几个字来。

“不疼……真的……一点都不……”金光瑶用力吸着气,试图吐出几句安慰的话,自己却是激动得不禁落下泪来。

这可吓坏了本就惊慌失措的少年,以为金光瑶这是疼出来的眼泪,他瞬间紧张得连哭都顾不上了,只手忙脚乱地去抹对方的脸,嘴里小声念着“哥……不哭……不怕……”

金光瑶一看这场面,赶紧强压下内心翻涌的情绪,嘴上劝慰着:“真的不疼,这是小伤,只要用创口贴包一下就没事了。来,站起来,陪哥哥去拿医药箱,好不好?”

最终,闹腾了半天的莫玄羽非要亲手给他把手包扎好,前前后后打量了伤口好多遍才终于放下心来。接着死活不肯让他再进厨房,硬是把他关在门外,自己去切完了剩下的水果端出来,还非要一块块地喂他,搞得金光瑶有些哭笑不得,仿佛自己不是割破了手指,而是断了两只手似的。

开口说第一句话仿佛是打开了莫玄羽心底那道神秘的闸门,瞬间让他整个人都鲜活起来,金光瑶张嘴咬住他喂过来的水果,笑盈盈地注视着对方,只觉得这张脸上,终于有了记忆中那份灵动神采的一点痕迹。

“小羽,快点好起来,”他伸手轻轻揉了揉少年在阳光下毛茸茸的头发,“哥哥爱你。”

“嗯……瑶哥……爱。”莫玄羽磕磕巴巴地回应着,这一次,金光瑶确定自己不是眼花,他终于在这张脸上,看到了真正的,如阳光一般的笑容。

End


wodema写完甜得我自己都不敢认……老夫的这年方二十八的少女心哟!(。

鬼知道我天天舔曦臣为什么舔出来一篇瑶羽(曦臣:……)可能因为最近我脑子有病,导致特别想写精神病(不

最近刚听说这个CP的存在,就被虐得一口老血,于是依然是补完原作执念的无趣小短篇系列。标题算是个关爱自闭症儿童的公益宣传(个鬼),因为自闭症儿童被称为“星星上来的孩子”。然而其实并没有写自闭症,毕竟半吊子医学工作者,对精神病领域还是存在着相当的敬畏心理不敢下手,果断甩锅给老祖宗的魂啊魄啊各种伪科学理论(那你为什么写的时候还忍不住翻了半本《精神病学》……)好吧,其实是因为自闭症治不好而我又想HE

总之,这是一份不掺假的糖!旋转撒花!致力于让世上一切不可能HE的CP都HE!(醒醒)


评论(2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