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cp不合就仇视对家的人请离我远点

全职本命喻文州/王杰希,庙粉。实力吹鱼。
其他本命:黄泉/谢衣一生真爱,蓝曦臣,兰珏

本命中心杂食,最近主刷喻黄喻/喻王喻。
雷三观不正/ooc/失智恋爱脑,玻璃心不吃BE,不吃分手,坚决不吃角色死亡,亲妈保证。

尊重亲友的洁癖,包容除清真以外一切cp观。但产粮和推荐都杂,又拆又逆,洁癖慎关注

不约毒唯,尤其主角/官配毒唯,配角控伤不起
不约 cp>角色人格的恋爱脑 // 纸片人>基友感情的狂热粉 // 重度洁癖血统论的清真粉

||Fin||[张新杰x初七]我心匪石

我整个人都笑得不好了!真的有人写啊真的有!因为观感太过穿越我还没看完让我缓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cho:

========================


《我心匪石》


========================


※你没有看错CP


※全职&古二跨界拉郎


※雷


※OOC


※文笔很渣


※作者脑洞很大


※作者被DLC虐哭了


※作者已经放弃治疗


※作者是个逗比


※这个CP到底叫什么有没有好心人来帮忙起个名啊?!


================================

  

   

  

  

  

>>确定能接受再阅读OK?

  


   


   

   

=================================


我叫初七。

 

万万没想到,奉主人之命前往下界,火墙尸虫陷阱妖灵都没能阻止我,在经历了千辛万苦来到最后那个房间,做好了决一死战的准备,眼前出现的却是……

 

一个看起来就很可疑的男人?


========== 

 

张新杰也万万没想到。

 

他本来已经睡下,按照一贯的作息开始进入梦乡,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将他吵醒。

 

屏幕上显示的是队长韩文清的名字。

 

“喂,新杰……你已经睡了吗?”

 

对方的声音难得有了一丝犹豫,似乎也是了解张新杰精准到苛刻的作息时间。

 

张新杰疲倦地揉了揉眉心,伸手取过一旁的眼镜。

 

“刚醒,怎么了?”

 

========== 

 

那个手捧书册,面目严肃,鼻梁上架着镜片的男人看起来刚睡醒没多久,心情很糟糕。

 

“你是谁,为何惊扰我的沉睡?”

 

幽闭的密室中,男人沉稳的声音回荡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发出一阵阵回响。

 

初七愣了愣,握紧了手中的忘川剑。

 

“……奉命清道,挡路者死。”

 

男人低下头笑了一声。

 

“呵。”

 

========== 

 

荣耀官方总是喜欢弄一些这样出其不意的活动。

 

这一次的活动就名为“霜刃初开”,玩家需要组队在一个名为“无厌伽蓝”的新地图中和众多妖灵作战,并且还会有几率刷新出野图Boss,“七号傀儡”。

 

由于是全新的地图,野图Boss的首杀也还是空缺,其他地图的野图Boss大多都被兴欣战队强势垄断,其他职业战队自然是瞄上了这样一个能够迅速提升高级材料储备的大好机会。

 

霸图战队也不例外。

 

而这活动正巧于12:00开启,作为战队里唯一的治疗选手,虽然对自己的作息规律被打破十分不满,但张新杰也能强压着困意来到了训练室,登陆了荣耀客户端。

 

他只觉得自己脑子里昏昏沉沉的,恍恍惚惚地连屏幕都看不清楚。

 

“队长,保险起见,你带着小宋留在原地,我和张佳乐前辈走左边先去看看。”

 

张新杰的指示无论何时总是这么可靠,说着,便操纵着自己的角色先踏入了密室。

 

“诶等等,我发现这里有个可使用的机关……”

 

一旁的张佳乐似乎发现了什么,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职业选手特有的手速就使得他先按了下去,张新杰从石不转的第一人称视角望去,只觉得眼前一黑,又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来到了什么地方。

 

“……”

 

张新杰抬起满是血丝的眼睛,幽幽地望向了身旁的张佳乐。

 

被注视着的张佳乐抱歉地用手揉揉自己的头发,尴尬地笑了几声。

 

========== 

 

初七警惕地和面前这个神秘男子保持了一定距离。

 

“我叫石不转,是一名牧师,守护这里已经很多年了。”

 

男子说着,合上了书本,另一只手缓缓举起,指间缠绕着一条银白色的吊坠。

 

本能地感到了危险,初七微微下蹲,猛然向前冲去,手中剑影残缺不清,每一发都直直向要害处刺去。而石不转却只是一脸平静地侧身避让,如同在水中游泳一般自然,初七对自己的行动速度还是很有自信的,更何况他事先已经调查过镇守此地的妖灵是一具体型庞大的石怪,如今换成了这样一个身手矫捷的男子,心下很是吃惊。

 

但初七毕竟还是个杀手,在被甩开一定距离之后,他突然扬手甩出一道剑气,石不转还没有来得及招架,又斜向劈下另一道,如那吊坠的十字形状一样夹击。

 

石不转毕竟还是没有躲过,长袍被擦开了很长的口子,他被撞到坚硬的墙壁上,有些吃痛地滑落到地上,斑斑点点的污泥在白色的布料上显得格外显眼。

 

不知道为什么,初七忽然想到了沈夜。

 

“你看,已经损坏的东西,就算修理改制完毕,每次看到时,也还是会不由自主盯住那些那些裂纹和缺损……你说是么?”

 

他挥了挥剑,朝着石不转走去。

 

可是石不转却以仿佛未受伤的迅捷站起身,手中吊坠泛着微光,一时间整个密室都被照耀的亮堂了许多,初七没有见过这样的法术,小心翼翼地退后了几步,然后他惊诧地看见石不转身上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治愈着。

 

“你是医者?”

 

初七皱起眉头,出声问。

 

========== 

 

那个奇怪的角色刚出场的时候张新杰还以为他是一个玩家。

 

他甚至还好心地用语音询问了一句,以为也是某个战队落单的选手,直到那人猛然出手攻击自己,近聊频道上跳出一句“奉命清道,挡路者死”时,张新杰才意识到不对劲。

 

使用过一次的机关已经损坏,韩文清他们还在搜索着前往营救的道路。

 

张新杰简单地判断了一下局势,确定暂时不可能有他人前来救援,便拿出了全明星赛时和吴羽策打擂台的精神,一丝不苟地给自己加好血,通过走位避让攻击,尽量减少消耗。

 

他本以为那是一个剑系的Boss,因为对方似乎很急切想要近身,但当他好不容易拉开了一定距离之后,那人却又用起了远程攻击,硬生生扣掉了他将近20%的血。

 

张新杰的睡意终于被挥散了,他不敢小瞧面前这个奇怪的角色,也许不巧正好被他撞见了野图Boss也说不定呢?石不转的身上可是耗费巨资精心制作的银装,若是死在此地,爆出个几件又被他人捡去,技术部的人估计要去找韩文清哭诉了吧。

 

对面的攻势越发凌厉,牧师又没有多少有效攻击手段,看上去被压制得十分狼狈。

 

而且——张新杰计算着对方的血量——看起来这个Boss也是可以自行回复的。

 

他抽空瞄了一眼那角色头顶的名字。

 

可是今天明明不是初七啊,张新杰奇怪地思考着,会有初一初二初三初四初五初六吗?

 

==========  


“我不杀医者。”

 

初七收回了刀,打量四周,没有发现其他妖气。

 

“你并非妖类,和我此行无关,久战无益,此地妖物已清,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石不转却又笑了起来。

 

“区区一个人类……不,或许只能算半个……”

 

他眼前的镜片闪着光。

 

“你身上人的气息真是少得可怜。”

 

“那你呢?”

 

初七有些嘲弄地笑了笑,朝门口走去。

 

“据我观察,你也并非人类,一举一动都仿佛预先设置好一般,精确却又冰冷,和那些死物一般模样,大约是台与真人无异的偃甲。但这么多年过去,就算是偃甲也会耗尽能源,莫非是偃甲灵?又只会些恢复性的法术,待我回禀大祭司,再考虑你的处置。”

 

但是他只刚刚踏出一步,一团苍白的火焰骤然在他面前燃起。

 

“不。”

 

石不转的背后隐隐约约展开了一双光翼,把他托在半空中。

 

“我只是一位普通的牧师。”

 

========== 

 

眼看那人要走,张新杰急忙丢了团神圣之火过去阻拦。

 

这个名为初七的Boss是张新杰遇见过的最奇特的对手,好像和荣耀的技能体系完全不一样,而且打着打着,忽然就停了下来,说了一大段台词,又仿佛要脱战的样子。

 

张新杰心下只觉得奇怪,难不成还有不打治疗的规矩?无论是PvE还是PvP,治疗都是一个团队保护的核心,就算他这样的大神,也常常被人优先集火。

 

他侧敲旁击地问了问几个其他战队的选手,确定只有他触发了这一段剧情,他当然不愿意失去这样的优势,又看了一眼初七的血条,发现还没有脱战,就想竭力拖到队友赶来支援。

 

屏幕上的石不转已经开了天使之翼,视角是悬浮着的,他放弃了原先保持距离的想法,不断地绕背,试图用攻击微弱但是频率不低的普通攻击来牵制。

 

对方的速度很快,好像还有好几个瞬移技能,不过值得庆辛的是,似乎在回了几次血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自行恢复的情况。石不转挥动着手中的逆光的十字星,和一袭黑衣的初七形成了一光一暗的鲜明对比,他们就这么反复缠斗着,双方血量交替下降着。

 

张新杰坚持着自己固定稳妥的节奏,偶有打乱,也能很快补救回来。他没有天真到认为可以用牧师战胜初七,他只希望韩文清他们能够快一些找到其他路径前来回合。

 

不知道是触发了什么条件,在石不转坚持不懈的攻击下,初七脸上的面具忽然碎裂了。

 

由于是第一视角,张新杰非常清晰地见到了那张脸。

 

他盯着那张脸看了很久。

 

然后伸出手,毫不迟疑地,对着初七右眼下面的魔纹的方位——

 

擦了擦屏幕。

 

========== 

 

面具被击碎的一瞬间,初七有些惊诧。

 

不知道为什么,石不转也愣了愣,手就这样停在半空,吊坠垂了下来。

 

“本来想放你一条生路,没想到你如此急着送死。”

 

初七竖起剑,浑身上下散发着澎湃的魔气,朝着石不转逼去。

 

“呵……真是强大的力量……”

 

石不转匆忙避让,却还是不免又击中肺腑,朝地上吐出一口血。

 

“比那个人还要纯粹……”

 

“那个人?”

 

“那个……赐我姓名之人……”

 

石不转疲倦地闭上眼,浮现出拳皇大漠孤烟孔武有力的背影,他仿佛都能听见那厚重的脚步声正在临近,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施展哪怕一个最简单的治愈术了。

 

“我……并不是最初陪伴他的那个石不转……而他却一直是最初的那个他……但是……我只知道……无论是哪个我……都会永远守护在这里……等待着他……”

 

初七微微眯起眼睛,脑中的蛊虫又忽然开始撕扯起来,令他痛苦,却又真切地活着。

 

“……与我何干。”

 

========== 

 

屏幕变成灰色的时候,张新杰并没有吃惊,而是很快点击了复活。

 

韩文清他们终于找到了正确的道路,在石不转死亡的同时也赶到了。非常幸运的是并没有爆出任何装备,复活点就在不远,张新杰操纵着石不转匆匆地赶回了密室。

 

“好像只掉了这个哎。”

 

张佳乐有些失望地指了指背包里的一个小小的图标,队友们都是用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回望着他,而这位前.百花大神却还是一脸无辜地想要去找客服讨个说法。

 

那个名叫初七的Boss就在他们的眼前忽然消失了,明明还剩下小半的血,但是地上却显示有可以拾取的掉落。张新杰揉着发疼的太阳穴想,这大概又是一个Bug。

 

荣耀里面有许许多多的Bug,人生也是这样。

 

很快就跳出了橙色的系统公告:

 

恭喜霸气雄图玩家[石不转]获得了野图首领[初七]首杀。

 

世界频道一片喧哗,有膜拜的,有质疑的,有骂官方的,有掐架的……

 

叶修偷偷给张新杰发来一条私聊。

 

“哎呦,早知道你这么屌,上次全明星擂台应该派你去首发的,考虑来我们兴欣不?”

 

张新杰很快就回复了。

 

“常规赛对上兴欣,可以试试。”

 

========== 

 

最后大家也没研究出来张佳乐的小黑手摸出来的那个名叫“破军祭司的回忆”的橙色物品到底怎样使用,反而是首杀奖励非常的丰厚,张新杰淡定地为战队赚到了一堆75级高级材料和好几件紫装,其中甚至还有一个牧师专用的橙色吊坠。

 

名字倒是和石不转非常般配,就叫作“我心匪石”。

 

但是从那以后张新杰再也没见到过那个名叫初七的Boss,就算他一直在那张地图上守到了他应该去睡觉的时候也没有遇到过,而石不转,也再也没有打过擂台。

 

========== 

 

后来,过了很久,张新杰去自己亲戚家作客的时候,看到正在念中学的侄子兴冲冲地坐在电脑前玩着游戏,远远地看去,似乎是某款热门单机游戏。

 

家长听说张新杰就是“专业打游戏的”,便拉了他过来,想给两人增加点共同话题。

 

张新杰苦笑着表示自己是“职业电竞选手”,但是正交谈间,他忽然看到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还有那个他误以为是屏幕污垢的,令他看着挺难受的花纹。

 

他就这样在原地愣了许久。

 

午后的阳光非常温暖,照耀着木制的电脑桌仿佛泛着微光。在一旁的垃圾桶里胡乱地塞着刚拆开来的包装,上面还能勉强看见“永夜初晗凝碧天”的字样。

 

——原来世上所有的邂逅,都是久别重逢。

 

 ========== 


END~

 

========== 


看,Happy Ending了哦!


求轻掐(目死

 

==========

 

 

 

 

 


评论
热度(12)
  1. 蓝雨的看门兔空阶 转载了此文字
    我整个人都笑得不好了!真的有人写啊真的有!因为观感太过穿越我还没看完让我缓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蓝雨的看门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