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雨的看门兔

只因cp不合的diss看起来好傻=。=

黄泉/谢衣一生真爱大本命。
全职:本命喻文州/王杰希,实力吹鱼庙粉。
魔道:本命蓝曦臣。

唯粉,无固定cp,本命相关杂食可拆,攻受无差。雷三观不正/ooc/恋爱脑,玻璃心不吃BE。

兔控,话唠,欢迎勾搭,对基友不主动提拆逆,但产粮和推荐杂,cp洁癖粉注意避雷。

不约毒唯,特别是叶毒唯/忘羡毒唯
不约cp>角色 / 纸片人>友谊的偏执重度洁癖
今天也在希望男你能滚出单人tag

[全职同人][黄喻/叶蓝/卢刘]山中有鱼(三十三)

我不行了我还是觉得这个必须要推荐一下叶修你这个老!流!氓!(林敬言:哎哟谁叫我?)

白勺的的_白跃然:



 


一看就是想来问姻缘的“下一位”红着脸的姑娘还没来得及坐下,七八个扛着铁棒子大片刀的壮汉就气势汹汹而来,围着的人群自动给这几位凶神恶煞让出一条大道,那位等着算命的姑娘也给吓回去了。


那算命的年轻人不急也不慌,脸上还是笑意盈盈的,“几位是要测字还是看手相?不过还是劳烦几位排个队。”凡事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这几位不是来算命的,偏那个算命的还在跟对方调笑打趣,“不过我看几位面相都甚为阴郁,是否近日家中有不吉利的事?”


“呸!”领头的那个啐了一口正啐在算命先生脚边,“还不是你这神棍咒死了我们老大!兄弟们!给我砸!”说罢肩上扛着的砍刀落下来正中算命用的小木桌,桌上用来算命的器具诸如铜钱笔墨一类被震得稀稀拉拉的滚到地上。


伴随着这些声响,那些大汉们抄家伙便上,结果铁棍刚要落到算命幡子上,那年轻人抬起腿一脚直踢到握着铁棍的手上,铁棍直接飞出掉落的方向正是人群。


围观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高喊着“打架了!快跑啊!”闹哄哄的散了个干净,连附近的人家都直接麻利的关上了窗子,有的小孩还赖在外面想看打架,结果被大人赏了一个巴掌就给拖回了屋里。


叶修倒是没跑,挑了个挨墙靠板的地儿继续看热闹。


年轻的算命先生还探着头担心飞出去的棍子有没有砸到人,几个壮汉没想到来砸场对方就一个人居然也敢还手,当即也不管砸摊子了,都冲着那算命先生扑去,出手都一点没留力气。


叶修在一旁看的清楚,他也是学过武的,能看出这算命先生虽然看起来略微瘦弱但是功夫却不凡,就看对方的攻击全被他轻巧躲过这一点便可得知。但是他只是躲,却不还击,有时煞有介事的拍出一掌,对方正准备躲,他却只是详攻已然闪身而过了。结果他这一躲,两个都冲他扑过去的人正好撞在一起,看的算命先生都替他们疼的咧了一下嘴。


旁观的叶修见到这幕也笑了,结果正巧相撞的其中一人捂着脑门退到他面前来。叶修犹豫了一下,然后在那人要冲回去的时候默默的伸出一只脚,那人的脑门顿时雪上加霜,又亲吻了一下土地。


“妈的!”爬起来的人意识到自己被暗算,第一战斗目标立刻就改成了叶修。叶修可不像那算命先生那么客气,该还击就还击,竟然还占了上风。其余的几个壮汉不知这边情状,只看见自己兄弟被个小屁孩打,还以为叶修和算命的是一伙的,当即有两个过来帮手。


应付三个人对于十五岁的叶修来说还是有点吃力,渐渐的他开始有点前后应对不暇,光是防守就如此吃力更别提反击了,终于叶修的背后露出一个空档,大砍刀抬起就要往下砍去,算命先生看到了,一掌劈在面前人的虎口上方,对方手一松劲武器就落入了算命先生手里,接着那些人也没看清算命的是如何动作的,只知道眨眼功夫他人就已经闪到叶修那边,一棍挡掉了叶修背后的一刀,然后借着那人后仰的姿势又送上一脚,直接将那人踹飞了好几丈。


原本围攻算命先生的那几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楞了好半天的神儿才赶紧冲来加入了这边的战局,被踹飞的那人却是爬起来扭头跑掉了。


算命先生开始还手之后战局立刻扭转,几个壮汉顿时不是倒的到就是爬的爬,叶修刚想喘口气却听身边人说:“快跑他们喊人来了!”


果然街角传出混乱的叫骂声和脚步声,听起来人数还不少,算命先生见叶修还愣着,拉起他拧身就跑,叶修本也不认路,也就只管跟着那算命先生跑了。


也不知道跑了几条街,后面的追赶声终于消失了,两人这才停下休息。叶修毕竟是大家少爷出身,跑得呼哧带喘的,身边的人却连呼吸都没有乱。


“小鬼你挺有意思,叫什么名字?”年轻的算命先生比叶修高出不少,俯下身子微笑着看他。


叶修气还没喘匀,但气势丝毫不落下,“不是……咳咳……应该先……咳自报家门么。”


“我叫苏沐秋,你呢?”


“叶……”


“我长大以后自然是要当一个行侠仗义的江湖侠客,要不然就去学习御剑修仙,才不要娶什么大官的女儿呢。”叶修突然想起了儿时叶秋第一次知道未来婚事时说过的话,那个注定不能离开叶家的弟弟和他注定不可能完成的妄想。


“叶秋,我叫叶秋。”叶修说。


苏沐秋审视了叶修一番,突然问:“你是离家出走的?”


叶修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就被人看透了,但随即记起这人是个算命先生,就也不太大惊小怪了。


“你看相看出来的?”


“不是,我见你衣饰华丽却似很久不曾打理,口音也不像本地人,并且无人陪同,所以猜的。”


“那你给人算命都是猜的?”


“这倒不是,那是仙术。”


“这么说你还是神仙?”


“不信?”苏沐秋笑的一脸挑衅。


            叶修回了一个更挑衅的笑容,“那有什么不信的。”


 


后来叶修才知道苏沐秋原来真是个神仙,苏沐秋说叶修有仙骨,肯吃苦修习的话必能得道成仙,就问叶修愿不愿意跟着他学习修仙术法,叶修本身也无处可去,加之叶秋本来的梦想里就有修仙这一条于是便答应了。修仙的时候人界的时间好像过的特别快,叶修第一次回家爹娘都已经去世,叶秋也变化很大,第二次回家叶家就已经是叶秋的儿子接手了。


之后叶修便和苏沐秋还有苏沐秋的妹妹生活在一起,那个人既是他的师父,又是他的朋友,还是他的亲人。


 


“然后有一天苏沐秋说他要去做件十分危险的地方没让我和苏沐橙跟去,从此他就再也没有回来,只留下了一把未完成的千机伞。”


叶修讲故事的水平还是一如既往的差,但是这次却没有把故事缩略,而是把自己那早已模糊的记忆都翻出来都讲了一遍,连与苏沐秋生活的小事只要他还记得的他就都讲了,但是能记起的实在为数不多。叶修嘴里叼着烟草梗时不时的咬两下,语气平淡表情更加平淡,就像说着一件别人的事情。


蓝河听完了故事一时也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想起那天早上叶修留在桌上的字条,问了一句:“你没有什么后悔的么?”


“后悔的事么……大概就是直到他消失也没来得及告诉他我其实不叫叶秋吧。”


蓝河只是下意识的问了关于千机伞主人的事,却没想到听到了这样的过往。他本以为叶修这样的人一定不会愿意和别人提起过去的。


“为什么和我讲了这么多……?”


叶修把烟草梗换了个位置,眼神望向窗外。他的外貌放在人界看起来也就是二十七、八岁的模样,可是他的眼神却那么苍老。


“再不讲我就要忘啦,正好有愿意听的人在,趁我还没忘干净之前赶紧讲了。”


叶修笑了笑凑过来把头搭在蓝河的肩上,蓝河没躲也没有推开,他想,这个一直被人仰望着的大神可能是一个人走的累了。


蓝河伸出手拍了拍叶修的背,他想为叶修做更多但是却想不出别的。


然后,他觉得哪里不对……


“叶修,你在揉什么?”


“嗯。”叶修趴在他肩上所答非所问。


蓝河觉得更不对了,伸出一只手绕到自己背后去摸叶修手里的东西,然后摸到毛绒绒的一团。


 


“我的尾巴怎么出来的?!?!”


“我用术法拽出来的。”


“……”


 


“把我的同情心还给我!!!”


----------------------------------------------------




评论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