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cp不合就仇视对家的人请离我远点

全职本命喻文州/王杰希,庙粉。实力吹鱼。
其他本命:黄泉/谢衣一生真爱,蓝曦臣,兰珏

本命中心杂食,最近主刷喻黄喻/喻王喻。
雷三观不正/ooc/失智恋爱脑,玻璃心不吃BE,不吃分手,坚决不吃角色死亡,亲妈保证。

尊重亲友的洁癖,包容除清真以外一切cp观。但产粮和推荐都杂,又拆又逆,洁癖慎关注

不约毒唯,尤其主角/官配毒唯,配角控伤不起
不约 cp>角色人格的恋爱脑 // 纸片人>基友感情的狂热粉 // 重度洁癖血统论的清真粉

[周喻周]流浪

角色动物化。幼齿小动物系。雷者慎入。基本上是个粮食向童话。

幼稚,幼稚,幼稚,真的很幼稚!


小周在我脑内的动物形象一直是萨摩来着。

拿个前阵子突发奇想的脑洞来当生贺真是太敷衍了……

幼儿园的文笔真是耻哭了自己TAT


深秋清晨的阳光,照进不久之前还热热闹闹,此刻却已寂静无声的小院。院门口一个毛茸茸的白团子,缓缓挪了挪身子,在晨雾里迷迷糊糊地醒过来。

昏昏沉沉间,周泽楷觉得自己被寒露打湿的毛包裹的身体很冷,还饿得眼前发黑。这个时候,原本应该能听到小屋的厨房里传出热闹的锅碗轻轻碰击的声响,然后就会有散发着香气的食物出现在自己面前,可是就在他完全弄不清状况的时候,这一切就消失了。

他无力地抬起头,似乎期待着还能看见主人熟悉的身影,然而眼前只有空荡荡的灰色路面,连个人影也没有。就是在这条路的尽头,他的主人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消失了。

他还不满周岁,刚刚脱离小奶狗的稚气,对身边的一切怀着朦胧的好奇,虽然性子安静不爱出声,但是他从心底喜欢着把自己养大的主人。前阵子,大概是发生了些什么吧,他总觉得身边的氛围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从食物的味道到主人的表情,都透着一股不对劲。“大家都有不开心的时候嘛,只要在一起,总会好起来的。”他单纯地这样想着,主动陪在主人身边的时间又加长了些。然后,就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天,是个和今天一样冷的早晨,他被带出了门,主人一副要出远门的样子,仿佛是对他说了点什么——他并不懂那些复杂话语的意思,平时安静惯了,连撒个娇都不习惯,只能用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主人看,试图挽留——然后他看见主人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天,他追着跑出了小区的大门,却没来得及跟上绝尘而去的铁家伙。后来,发生了什么,又过了多久呢?好像没几天,天黑天亮的交替并没有很多次,但又好像很久很久了,他不记得自己这几天有没有吃什么,都是怎么睡着又醒来的。无意识地在熟悉的屋子附近走来走去,想抓住一些过去熟悉而安心的生活的蛛丝马迹,然而每次都是走到筋疲力尽,卧在小院门口不知不觉地睡过去。

直愣愣地盯着路面发了一阵子呆,周泽楷模模糊糊的思考着,今天要做些什么呢?还有什么地方没有找过,要去看看吗?哪里有可以吃的东西……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微寒的空气中隐约传来一阵犬吠。似乎不远的地方,正在发生着激烈的争斗。饥肠辘辘的幼犬没有心思去管这些,他还在发着呆继续毫无方向地思考着,直到嘈杂的声响中,一声微弱而凄厉的惨叫刺进他的耳膜。

在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蹬直后腿站了起来,警惕地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瞄——嗷——”这次听清楚了。伴着越来越尖锐的呼救声,他用这几天以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小区的花坛里,一小群流浪狗正围着什么发动着攻击。远远地看着淹没在狗群中的那个灰白色的身影,周泽楷有些急了,飞快地扑上去冲散了前方的包围。或许是因为情况危急,或许因为长期被圈养在家还未来得及了解外面世界的残酷,他忘了自己也只是个半大的狗崽,就这么挡在了那个小毛团的身前。

流浪狗们被这半路杀出的帮手唬得都是一怔,等看清了面前是一只通体雪白,眼神天真的宠物狗的时候,又重新慢慢围了上来。

周泽楷这才后知后觉的有些紧张起来。但同时他的后腿还能触碰到那个倒在旁边的小小身体,感受到对方颤抖和喘息的频率,就这些,仿佛就给了他不往后退的理由。他挺直了脊背,竖起了耳朵,连平时仿佛带笑的双眼也隐隐涌上了了戒备。

周泽楷虽然还未成年,却是一只实实在在的大型犬,当他下定了决心完全站直身体迎向来敌的时候,对方也不得不忌惮三分。僵持了一阵子,一只看起来像是流浪狗头领的黑色短毛犬首先发动了试探性的攻击,朝周泽楷扑了上来。

性格安静沉稳的周泽楷,即使战斗状态也不喜欢发出声音,他看准对方攻来的位置,一声不吭地一爪子狠狠拍了上去。这种攻击性明显不高的手段,却因为攻击快很准,以及体型的差距,反把气势汹汹咬上来的对手拍了个趔趄。另外几只狗见状也不敢轻举妄动,调整了一下队形,两三只一起向中央逼近,同时,在小幼犬毫无戒备的身后,也有一只流浪犬正轻手轻脚试图偷袭。

“嗷——”先传来的是后方的惨叫。周泽楷一惊,反射性的回头一爪就拍飞了背后的敌人,只见身后的小猫不知何时已经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背后灰色的毛全都炸起,沾着血污的白色爪子刚刚落下,显然是他攻击了偷袭者。

已经有两只倒在周泽楷爪下的流浪狗们发现一时在这里讨不到好,气势汹汹地吼叫了几声,最终还是散去了。

周泽楷这才放松下来,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自己又累又紧张,浑身一点力气都要没有了。他慢慢原地趴下,对着依然炸着毛,站都站不稳的小猫轻轻嗅了嗅。

小猫非常艰难地慢慢转过身子,周泽楷这才看见他的样子,虽然在一场恶战中狼狈不堪,还是能看出这只胸口和爪子雪白,通体灰色还隐约带着花纹的猫非常漂亮。周泽楷对上他明明灭灭的眼神,心头不禁有些担心,他刚想再凑近一点检查一下对方的伤势——

脸上就挨了一爪子。

被疼得一惊的他向后跳了一大步,然后就看见这个凶狠的攻击者在给出最后一击后,因为失去了支撑,彻底晕了过去。

 

 

 

周泽楷独自站在原地,一时有些矛盾,想负气离开,又有点忍不住地担心。

 

刚被挠了一爪的那一刻,他内心很是委屈。这些天来被抛弃的伤心,刚才一场恶战后知后觉的惊慌,突然间一齐涌上心头,差点让他红了眼眶。从生下来开始,他一直都平平淡淡地过得很满足,猛然被抽离了习惯的生活,失去了一直在身边的最熟悉的人,就算一直沉稳的他也有些适应不了。以为会一直在身边的人说走就走,自己拼了命救下来的猫也要对自己挥爪相向。他瞬间有些心灰意冷。

 

“呜……咪呜……”就在他神游天外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气若游丝的呜咽声。他低下头,看见这只被围攻过的可怜的猫正颤抖着身子,努力试图蜷缩起来,却因为失去知觉的情况下碰到了受伤的地方,疼得无意识地一直发出断断续续的哀鸣。

善良的小萨摩刚刚被伤透了的心瞬间软了下来。

虽然还在气着这只素不相识的猫恩将仇报的行为,还是不忍把昏迷不醒的伤者丢在如此危险的地方不管。他尽量避开受伤的部位,小心翼翼地刁起那软软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又在后院的杂物堆里刨了半天,找出一个废弃的小纸箱,把猫轻轻放了进去。做完这一切之后,他盯着小猫布满血污的颤抖的后背,歪着头想了想,然后轻轻地凑上去,逐一仔细地舔干净了每一个伤口。

小猫身上的伤口很多,最严重的在左爪上,整个爪子都被咬得血肉模糊,周泽楷怕弄疼他,下意识放轻了动作,不知不觉,等处理完一切就已经过去了好久。

正午的太阳已经直直地照射在身体上,浑身都暖洋洋的,然而维持太久的饥饿和紧张感,让周泽楷快要虚脱了。他艰难地爬到自己习惯躺着的角落里,从那里找出一根火腿肠咬了起来,那还是昨天小区里的好心人给的,虽然味道不好,全是面粉,他还是珍藏到现在没舍得吃。现在饿成这样,也实在顾不上其他了。

在本能的驱使下几乎飞快就要把食物整个囫囵吞下的时候,他突然又想起了纸箱里那个意外的来客。内心挣扎了好半天,最终还是咽着口水,刁起剩下的一半火腿肠放到了箱子里。然后在旁边晒着太阳,努力忘却饥饿,默默等着对方醒来。

 

过了不知道多久——大概是因为太饿了导致时间感不太清晰,纸箱里终于有了微小的动静。

喻文州醒来的时候,记忆有些断片,只觉得浑身都疼。

今天早晨他觅食的过程不太顺利,大概是饿久了有些急躁,一贯谨慎的他竟然误入了一群野狗的地盘,虽然立刻反应过来想要逃开,却还是慢了一步。在接连不断的攻击中,他的神智随着不断失血的过程也渐渐模糊,最后只剩本能的反射性攻击了——那么,现在是在哪里?他伸出左爪碰碰自己睡着的这个陌生的纸箱,感到爪子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痛,不禁闷闷地惨叫一声,缩回了爪子。

随着他这一阵响动,旁边也有了动静。喻文州感到一个相对于自己的身材几乎是庞然大物的身影站了起来,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对方跟自己小心翼翼地保持着一个无法触碰到的距离。

雪白的毛,好像一直在微笑的表情,这是——住在这个小区里的居民家的萨摩?咦,这一直被好好养在家的宠物犬脸上是怎么了?头脑昏昏沉沉的喻文州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在短暂的茫然之后,喻文州看清了对方戒备的眼神,低下头,嗅到食物香气的同时,目光对上了自己伤可见骨却被细心照料过的左爪。心思聪慧机敏如他,在这种混沌的状况下,却也结合模糊的记忆把事情经过猜了个七七八八。顿时,一贯冷静沉稳的他也有些绷不住地尴尬起来。

“是你救了我吗?”喻文州用虚弱的声音小心翼翼地问着,一边慢慢重新抬起头,眼神却有些躲闪。“嗯,谢谢……”,又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他终于鼓起勇气望向对方带着些许敌意的眼睛,“你脸上……是不是我弄伤的?对不起,我那时候……不太清醒……可能是下意识就……”即使是喻文州也会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能令人信服这样手足无措的情况,加上重伤带来的眩晕,脑中一片混乱,一时有些组织不好语言。

令他惊讶的是,他话音还未落,那双如黑曜石般明亮,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接着他更惊讶地看到对方毛茸茸的大尾巴已经摇晃了起来,还亲昵地伸过脑袋,用鼻子拱了拱箱子里的食物,示意他快点吃。

“你不生气?”他有些疑惑,自己迷迷糊糊的状态下不分青红皂白就伤了救命恩人,这种事随便解释一句就可以原谅了?

“嗯,”这只有些沉默的小萨摩终于开了口,却也只是简单扼要的一个字。

竟然这样简单化解了一场矛盾,喻文州惊讶得有些发愣。

“不是故意的。”周泽楷看他半天没动静,又解释了一句,一边又推了一下食物。

 

受伤的身子还很虚弱,一时还没办法站起来,短暂的交流就耗尽了喻文州本就不多的力气。他浑身软软地趴在箱子底,艰难地咬了两口送到嘴边的食物,突然像觉察到什么似的抬起眼,迎面撞上了周泽楷眼巴巴的盯着自己的表情。

他立刻停下了动作。

“你是不是还饿着?”心细的喻文州从表情里推测出了现状。“谢谢你,我吃饱了,这还有点,你把它吃了吧。”喻文州疲倦地闭上双眼,“抱歉,可能要在你这里再休息一会儿,等缓过来我就回去。”

“不……”周泽楷有些焦急,在原地转了两圈,看到喻文州已经推开了食物,闭上眼睛,赶紧凑过去轻轻拱了拱他。“吃掉再休息,”看着喻文州微微睁开一条缝的眼睛,他赶紧努力地试图交流:“别走……我去找食物。”

喻文州还想说什么,但重伤的疲倦再度席卷上来,只记得自己大概是发出了模糊的答应声,就坠入了沉沉的梦乡。

 

有了责任在身的周泽楷,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真正打起了精神。然而习惯了被喂养的他,并不具备野外觅食的技巧,前些日子因为心情太低谷,即使饥肠辘辘也没有好好想办法,此刻想到家里还有个急需照顾的重伤病号,半天颗粒无收的他不禁急了起来。

漫无目的乱转的他,冷不丁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早晨遇到的流浪狗之一。周泽楷停下了脚步,转了转眼珠,又歪头想了想,放轻脚步躲进了灌木从。

一向耐心的他在一旁悄悄观察了许久,终于大概弄明白了流浪狗的生存方式——虽然作为一只养尊处优的宠物狗,他心底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流浪狗离开后,周泽楷站在原地,经过一番激烈却很迅速的心理斗争,顶着一身雪白的皮毛的他,果断地钻进了垃圾堆里。

 

 

喻文州是被食物的气味再度唤醒的,虽然不是什么美食,但是对于没有吃多少东西就再度陷入昏迷,饥饿很久的他还是有着莫大的诱惑力。他抬起头,看到了一些碎肉块,虽然大小参差不齐,但能看出是被精心挑拣过的。他艰难地挪动了一下脖子,那个刚才还是浑身雪白,但现在已经变得脏兮兮的大个子映入了眼帘。

 

对上对方真诚的大眼睛,喻文州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于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撑起了身子,轻轻地把脸凑过去,蹭了一下对面那只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大型犬的脑袋。



我编不下去了就让它作为一个小段子结束吧。


真爱粉总是要跟喻总的手过不去,变成猫也不例外……

其实这个脑洞就是想看喻总给队友一爪子而已……

不管怎么说这是第一次发生贺这种东西!写得再蠢也是真爱!小周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3)
© 蓝雨的看门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