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cp不合就仇视对家的人请离我远点

全职本命喻文州/王杰希,庙粉。实力吹鱼。
其他本命:黄泉/谢衣一生真爱,蓝曦臣,兰珏

本命中心杂食,最近主刷喻黄喻/喻王喻。
雷三观不正/ooc/失智恋爱脑,玻璃心不吃BE,不吃分手,坚决不吃角色死亡,亲妈保证。

尊重亲友的洁癖,包容除清真以外一切cp观。但产粮和推荐都杂,又拆又逆,洁癖慎关注

不约毒唯,尤其主角/官配毒唯,配角控伤不起
不约 cp>角色人格的恋爱脑 // 纸片人>基友感情的狂热粉 // 重度洁癖血统论的清真粉

【喻蓝喻】只属于你我的时间

两年前写的文,CP也是够冷。

最近一个人默默萌着男神们憋屈到吐血,明明本命都不是什么冷门角色,偏偏萌点无法和大家兼容,寂寞得仿佛在北极圈。

今天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勾搭心友,至少你得产粮……看看我LO上一堆乱七八糟的吐槽,决定尝试发发有内容的东西,故事编不好先从小片段练习起来啊><

提升LO主页质量,从发存稿开始。(x)

============================================

蓝河关掉火,端下炉子上炖着的银耳莲子羹,解开围裙,抬头看了一眼钟,11点整。

喻文州还没回来。

蓝河带着纠结的情绪把自己丢进浴室洗白白,躺平在床上。

“嗒,嗒,嗒。”寂静的卧室里秒针单调地响着,11点40分。

……这果然是又开始犯倔了么。蓝河一边想着一边苦恼地在床上滚了一圈,突然唰一下坐起来,伸手把被自己滚得乱乱的头发抓得更乱了些。

 

季后赛首轮惨遭淘汰,任哪家队长心情都不会好。大概是和喻文州在一起待得久了,好歹被传染了一点淡定的职业素养,蓝河此刻的心情还算平静。当然这平静只是相对于那些大哭大闹恨不得当场火烧G市比赛场馆的粉丝们而言,要说心情好也自然是好不到哪儿去的。不过总比第八赛季那次的表现好多了。

说起来,那次比赛后自己的表现蓝河简直是不忍直视,光是回想一下都觉得汗颜。那时候跟喻文州在一起还没多久,蓝河还没完成从“蓝雨脑残粉”到“蓝雨队长家那口子”之间的角色转换,蓝雨总决赛如此憋屈地输给了轮回,甚至连自家王牌的剑圣都没轮到上场,着实把蓝溪阁高层来助阵的一群死忠粉郁闷得不轻。正好因为比赛提前结束时间还早,喻文州又跟自己交代说还要忙战队的事暂时不能回家,蓝河干脆和公会几个铁杆兄弟一起出去喝酒泄愤。谁知借酒浇愁愁更愁,最后一群人把自己灌得东倒西歪,输了比赛的人还没怎么样呢,看比赛的倒是醉得不省人事,最后还劳烦打完比赛安排完战队的事已经很累的喻文州接自己回家。每次提起这事儿,喻文州都会笑眯眯地调侃说“你喝醉的时候很可爱呀~”,却任凭自己怎么追问也不肯透露自己喝醉之后到底做了什么,着实把蓝河羞愧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最初,蓝河心中的喻文州就是这么一个特别温和特别淡定的人,就像那次比赛一样,明明是自己输掉了比赛,倒是比旁观者的情绪还稳定些。不过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过久了,了解得越深越觉得自己这种想法实在是错得离谱。

这世上没有绝对温和好脾气的人,你没看见他的另一面无非两个原因,一是他没被触到底线,二是他不想给你看。面对喻文州的时候蓝河常常想起自己不知道听谁说过的这句话。喻文州其实是个很倔的人,特别倔,之所以不显得咄咄逼人,一方面是处世态度成熟,另一方面是比起别人,他更喜欢跟自己死磕。当初能凭着令人大跌眼镜的手速在各种冷嘲热讽的眼光里站稳脚跟,成为联盟里独一无二的一个特殊选手,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啊。

 

今天这场比赛输得让蓝河尤为在意,不仅仅因为自家战队过早结束了季后赛之旅,更多是因为自己在意着的那个人。虽说两人的职业同样是在蓝雨工作,关于比赛的事情讨论得也不多,尤其季后赛的战术安排之类的涉及保密的问题,自己也不便多过问。所以看到索克萨尔出场擂台赛的时候,蓝河自己也惊呆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索克萨尔施展各种技巧藏匿着自己的身形的同时努力攻击,当看到那个几乎要架到君莫笑头上的死亡之门的时候,蓝河毫无预兆地感到了一阵心酸。这一刻,他想起的是每次蓝雨比赛失利的时候,几乎都要被评论员们提到的那几句话,诸如喻文州的手速终究是短板,单人比赛因为喻文州无法出战而不可避免地导致了人员安排丧失了一部分灵活性之类的。喻文州自己对这些话自然是看得很淡的,毕竟没有强大的心脏面对这些评价,他根本都走不到今天,本人的态度放在那里,旁人自然也不会去安慰他什么。但是要说真的不在意吗?倒也未必。与兴欣的这一战,蓝河知道喻文州看得很重,但是竟然已经把自己逼到非得出场单人赛的地步了么?以喻文州这种要强的性子,单人赛和团队赛的失利都有自己参与,赛后揽到自己身上的责任必然是会更重些的。虽然刚才给自己打电话说战队还要开个会趁热打铁分析一下比赛的时候,喻文州声音听起来无比正常,甚至还不忘记很贴心地叮嘱自己先睡,蓝河还是觉得有点担心。尤其是在比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听到喻文州说出“恕我们不能接受胡说八道”这种对于他来说已经相当于是在和人呛声的句子的时候。

其实比赛完了就很有直接冲到蓝雨的队伍里,用力抱抱他给点安慰的冲动的,但是这么丢人的事到底还是做不出来啊……蓝河已经站了起来,盯着衣柜开始在出门和不出门两个选项上纠结起来。作为喻文州身边最亲近的人,每次看到他在比赛失利后一脸平静却用着比其他人多几倍的时间在研究各种复杂的战术布置,蓝河都很想安慰他一下,但是一直也都没有真的去说什么。倒不是说不出口,只是觉得喻文州这样冷静而理智的人,根本不需要那些浮于表面的安慰。

还是去看看他吧……蓝河拿起一件T恤胡乱往脑袋上套着,不管怎样今天擂台赛和团队赛这么打下来,对于喻文州这种手速而言也着实太辛苦了,好歹拖他回家来睡觉呢。

 

推开训练室大门的时候,里面只有喻文州一个人,没开灯。身前的电脑屏幕上播放着不知道今晚已经重播到第几遍的比赛录像,微弱的光线在他脸上闪动着,更显得整个人都带着满满的疲惫。果然根本没有什么连夜的战队会议。

“怎么这么晚还过来,”喻文州回过头看到蓝河,有一点惊讶,“不是说让你先睡吗?”

“队长,说好的战术分析会呢?”蓝河双眼亮亮地瞪着喻文州看。

知道自己被看穿了,喻文州也没解释什么,轻轻地摇了摇头对蓝河笑了一下。

“回家吧好不好,”蓝河摸到喻文州背后,把下巴轻轻搁在他肩膀上,一只手搂住他的身子劝道,“今天打得这么辛苦了,录像明天接着看吧?家里还有夜宵呢,猜猜是啥?”

“银耳莲子羹?”喻文州直接猜自己最喜欢的食物,回过头,果然看到蓝河笑着直起身子朝自己点头。

“对啊,流口水了没,快走快走,晚了不给你吃了。”

“好,回家去。”喻文州看起来心情莫名得好了一些,拉起蓝河伸过来的手站了起来。

 


蓝河收拾完碗筷爬回床上的时候,喻文州还没有睡,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蓝河探过身子关掉了床头的灯,拉过喻文州的手帮他活动着手指。被光线阻挡在窗外的黑暗如潮水般涌入,和独属于夜晚的寂静一同填满了整个房间。安静下来的那一刻,今晚被有意无意回避开的比赛的话题又沉沉地压了下来,如同周遭的空气般无孔不入。

夜已深,两个人都没闭眼,却也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好,只剩下彼此牵在一起的手活动时候的细微声响。

“这次让你们失望了……”喻文州的声音带着些许倦意:“我单挑果然还是不太行……”

“没有的事,”蓝河松开喻文州活动完的手指,反手轻轻拍着他的手背,“今天一口气打了两场比赛,累坏了吧,不想这些了先睡觉好不好?其他事情明天再想,蓝溪阁那边安抚情绪的事交给我们,没问题的。”

“嗯……”喻文州也不再多说什么了。两场比赛加上全程指挥,对于他而言确实是过大的精力消耗,虽然怀着重重心事,还是随着蓝河轻柔的拍打节奏慢慢沉入了梦乡。

 

于是没有生理性的疲惫介入的蓝河就默默地独自失眠了。

他不敢乱动,怕惊扰了身边好不容易睡着的人,只好僵硬地维持着侧身看着对方睡颜的姿势。总算把人从训练室弄回来哄着睡下了,看起来虽然情绪有些低落,倒也没什么异常。蓝河心下希望自己的陪伴多少能让身边这个心思太重的人感到一点安心,但是有没有做到,他对自己也没什么信心。如果是其他什么人,以自己多年管理蓝溪阁的协调人际关系的经验,蓝河觉得自己无论是安慰还是鼓励都不在话下,唯独眼前这人,或许是自己关心则乱,或许是越是看起来温顺的人越不容易让别人动摇了内心,在面对这样子的喻文州的时候,蓝河总是怀着一丝忐忑。

 

窗外的天空一点一点亮起来,蓝河也总算感到了一丝倦意。这时候,身边安稳了许久的人小幅度地动了动身子,一直搁在蓝河旁边的手轻轻抽动了一下。蓝河睁开眼,看到对方微蹙眉头,嘴里含含糊糊地念叨着“陷阱”之类的词。

 

他永远是那么坚定地向前,什么也不能阻挡的人,只有梦境里才会显露那么一丁点的犹疑不安。蓝河心下软成一片,伸长了手臂把人揽进怀里,顺着脊柱一下下抚摸着他的后背,在他耳边小声说着自己醒着的时候从来不好意思对他说的句子:“文州,你一直都是我心里最帅气的队长啊。无论比赛结果怎样都不会变的。”

 

温软的低语声引起清晨的空气微小的颤动,带着浅眠的人的耳膜共鸣着。

朦胧间,喻文州觉得自己的梦境变了,那片阴暗潮湿、暗藏无数陷阱的迷雾丛林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男孩带着仿佛会发光的笑容的脸。林间迷雾缓缓退去,梦境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深夜,自己去接因为蓝雨比赛失利,郁闷之下不小心灌醉了自己的爱人回家。那个人软绵绵地挂在自己肩上,嘴里不知叽叽咕咕念叨着什么,两个人就这么在黑暗的街道上慢慢地走着。然后他听见那人的嘴里突然蹦出了一串可以听清的句子,说得很大声,而且似乎从来没在清醒的时候听他说过。

他颠三倒四地念叨着:“喻文州,你是最帅的队长,我喜欢你,怎样都喜欢你啊。”

一遍,又一遍,回荡在夏夜的虫鸣声中。

 

喻文州在这全新的梦境中感到了熟悉的安心,于是又沉沉地睡着了。


============================================

从头看了一遍,就这么点点情侣小互动都把自己耻炸了,怒删了一段,我觉得我一直说自己是清水党太看得起自己了,我分明是个粮食向,暧昧什么的臣妾写不来啊……

话说这篇真是难得的我隔了很久自己看,还是挺喜欢的文(除了没救的文笔……)毕竟自己当时写的时候对喻队满心的爱意真是要溢出屏幕了233

评论(11)
热度(54)
© 蓝雨的看门兔 | Powered by LOFTER